Sign in

你可以幫助我的離婚客戶,我也可以幫助你的。

21世紀離婚率攀高,在台灣,每一年都會產生超過5萬對的離婚「怨偶」,也就是超過10萬個的成年男女會在今年陷入離婚低潮,也有幾乎同等人數(10萬名)孩子一夕之間成了單親子女。要知道,在台灣,每一個學年也就只有20萬個孩子,每年卻有5萬個家庭變成單親,令人咋舌。

今年即將離婚的人,第一個去找誰?

帶著一顆剛剛碎裂的心,第一個聯絡的,就是專業工作者───或許是「律師」,或許是「心理師」,也許是警察、老師、里長……或財務專家。以我自己為例,我離婚前離婚後都找了好多次「房仲」在看房子,離婚前看房子是計畫搬出去住,離婚後看房子也準備為孩子安頓一個新家,另外也要賣房子。

經過這一場,你就會對離婚者需要什麼,完全的了解

這是台灣第一場專門為專業人士所辦的研討型的媒合會,旨在分享我新作《「1」的力量》一書中,各式各樣的離婚者,期待聽到什麼、心中有什麼缺口?如何讓離婚人透過和你交流而得到莫大的滿意、使用您的服務或買下您的產品來解決離婚、單親方面的各種問題與需求?

接著,這場會議也會讓你有機會實際獲得幾位高品質、高需求的離婚客戶,並讓離婚者也得到「真正懂他/她們」的專業服務者。

歡迎以下產業人士(以下皆限 5 名以內參加):

  • 律師、法律相關工作者
  • 心理諮商師、心理相關工作者
  • 教育相關工作者(單親子女)
  • 社福機構、社工及相關工作者
  • 財務相關工作者
  • 政治家、社會運動家
  • 房仲、住處買賣租賃等相關
  • 其他類(歡迎來信特別跟我說)

活動名稱:離婚單親客戶需求研討兼媒合會 — 國內首創第一場
活動日期:6月25日(週五) 早上 9:30 — 下午3:00
活動地點:台北市復興北路某會議場所(報名後通知地點)
活動收費: $2500(當場獲得潛在客戶)

1的力量,就是重生的力量。

這是一個意外。沒想到有一天,我會成為這樣一本書的作者。

二十八歲與前妻結婚。到了四十二歲,孩子放暑假前的一個星期,我與她搭同一輛計程車到戶政事務所,在雙方律師與各一位證人的見證下,當場簽下了先前談好的離婚協議書,各自離開現場,和平離婚。在這之前,我們結婚了十三年又八個月再七天,再加上一個早上──就是簽下離婚協議書的那個早上。

結婚前,前妻曾去算命,命理師說她和她「老公」(我與前妻同年同月生)在四十二歲那一年,會遇見「人生大劫」。當時,我和她還沒開始交往。

我們都以為,這一場大劫可能是生死之別:其中一個人生了病,或發生了意外。會是誰呢?是她?還是我?記得那時候,我們緊握對方的手,提醒對方以後要小心過馬路、記得每年做健康檢查、好好地互相照顧,手攜手,一起度過那「四十二歲之劫」,並且相約一起活到九十九歲,還有滿屋子的兒女、孫兒女、曾孫兒女……

現在我才知道那位命理師的意思是,那一場四十二歲的大劫,並非發生在我們其中一人身上,而是「同時降臨」在我們兩人的身上。而且,這一場大劫不是意外,也不是疾病。

造成大劫的「凶手」,正是當時那一對深愛對方、緊握對方的手,互相提醒要平安度過四十二歲的──我們自己。

離婚是一生中,最辛苦的劫難之一

剛開始在社會上工作時,曾遇見一位大哥毫不避嫌地告訴我,他和他現任太太都是第二次結婚,雙方各自帶兩個前段婚姻生下的孩子,一家六口住在一起。當時還沒結婚的我,聽了之後,大為驚駭。

「我的人生絕對不會變成那樣!」我在心裡吶喊。

從小看我爸媽幸福美滿,我「立志」結婚,也深信自己會是好男人、好丈夫、好爸爸、好女婿。所以,當時我聽了那位大哥的故事,內心理所當然地升起一股絕對的信心,我絕對不可能走到像那位大哥的那般田地。

「我絕對不可能離婚!」

那時候,事業剛起步的我,也很開心自己在事業、愛情兩得意,即將和所愛的女孩步入禮堂。當時,我寫了一本書向她求婚,詠嘆人世間緣分的美好。然後開心地準備了一場十月婚禮,安排親友桌數、準備婚禮活動、印了喜帖、拍了婚紗、訂了喜餅,我們的家人與好友也從世界各地飛到台北。人生沒有比婚禮當天更美麗的了。

沒想到,短短一年後,在某一個爭吵過後的夜晚,我就上網搜尋了「如何離婚」;一小時後,我已列印了「離婚協議書」一式三份,交到了當時的新婚太太手上。至於那晚我們究竟吵了什麼、用什麼方式吵、吵到何種程度,現在已經全忘了。只記得,那肯定是讓我非常驚駭的事。我只記得當時判斷,這段婚姻再走下去,恐怕只會愈來愈糟,所以趁情況還沒太嚴重時,趕快離婚。

不過,隔天早上,一度領悟所有一切的我,又把這些領悟全都忘光光了。離婚的事,也在淚水過後,擱著了。

想想,如果當時真的離了婚,人生就會完全不一樣。

至於為何不敢離婚?因為,離婚實在「太可怕」。

因為「太可怕」,所以我們一拖就是十三年。

想想,有多少夫妻是這樣子「拖掉一生」的?有些夫妻拖了大半輩子,等到一方因為長期在婚內抑鬱而罹癌病逝,另一方則竊喜解脫。

我家住在河邊、離山不遠的科技園區。我經常望著窗外:有時,鳥兒站上窗台,叫了幾聲,另一隻鳥兒就會飛過來,站在牠旁邊。看起來,牠們似乎很開心找到了對方,然後,兩隻鳥一起拍翅飛走。看著看著,我悵然不已──

生為鳥,似乎比生為人還快樂!在婚姻最痛苦的時刻,我想,至少鳥兒可以飛得高高的,不被關在一個叫「家」的地方,也不會從高樓摔落而死。而我,哪天想不開,說不定就掉下去了。我終於知道什麼是比噩夢更恐怖的事,那就是──「逃不出去的噩夢」。對當時的我來說,那個噩夢有個名字,叫做「婚姻」。

每天搭車子返家的路上,總會經過一座高架橋,橋邊有一些窗子,雖然窗簾緊緊拉上,仍滲透出暖黃的燈光。一棟大樓就有好幾十扇這樣的窗。我會仰頭看著這些窗,悲愴地想:「為什麼他們都有『家』,我沒有?」

奇怪,我明明就有家啊。這輛車不就正以時速八十公里,載著我接近一個叫做「家」的地方嗎?但為什麼我卻微微地害怕著它。到底在害怕什麼,說不上來。或許,是一對已經形同陌路的夫妻之間,比冰點還低的冷漠。或許,是預知了離婚過程將是全世界最恐怖的雲霄飛車,將在一秒內把我拉進谷底。最後我發現,讓我最害怕的其實是當我抵達家門,掏出鑰匙之後,不知道今晚那一扇門後,有什麼在等著我。

現在回想起來,那些等著我的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不過就是一個必定走上離婚一途、正在「聽牌」的準備破碎的家庭。兩個孩子在裡頭嬉戲,女主人在做菜,我一回家就極力扮演好爸爸、好老公。然後,下一分鐘,一件小小的事,又再次引爆我們彼此之間的恩恩怨怨,空氣瞬間燃燒到頂點、或寒酷到冰點。「來啊,來離婚啊!」這種惡辣辣的叫囂不斷出現在我們的對話中。兩個曾經誓言地久天長的人生伴侶,在那一刻,卻都視對方為彼此人生中最邪惡、最狡猾、最過分的敵人,兼最狠的仇人,再兼從來沒在任何電影中看過的、史上最惡劣的「壞人」!

當時的我既無奈又無力,於是,我又動筆了。就在前妻帶孩子離家出走的某個中秋連假,短短三天內,我幾乎不吃不睡地埋頭寫完一部八萬字的長篇小說;隔一年,再寫了一本長達二十萬字、共五十篇的小說集。我不管這些小說和結婚前的那本求婚之書,擺在一起是多麼荒謬、可笑。我甚至不管這些作品會不會毀了我那所謂成功、正面的商業作家「形象」。當時,我實在被一場失敗的婚姻給折磨得哪裡也去不了,只能將憤怒發洩在文字裡。

現在回想,那時候的我,也真的是瘋了。畢竟,一隻鳥兒被關在一個叫做婚姻的籠裡,每天對牠施以各種不愉快,讓牠看到外面的天空,卻將牠關著出不去,牠肯定會瘋的。雖然從頭到尾,並沒有任何籠子,大門明明就在那裡,行李箱家裡就有,打包只需要三十分鐘,外頭有很多地方可以暫居。並且說真的,我沒有遭到真正的身體上的酷刑。

對外,我可以經營大公司、接手大客戶、做大專案。但,面對「婚變」,我竟然比一隻籠中鳥還無力!

無力的是──這個家,要怎麼不見?這些東西,要怎麼搬?最重要的是,孩子。終於體會為何人家說孩子就像身上的一塊「肉」,因為一想到離婚將造成我再也無法每天見到自己的孩子,單單只是想像,就如同是割肉之痛了!再想到,孩子可能因為父母離婚,而在心中留下深深的傷口、一輩子的疤痕,我真的只想搥頭大哭。不,我不許,我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的孩子身上。

離婚的過程,太多禁忌

所以,離婚中的人,心中實在有太多太多的恐懼──關於離婚。

關於離婚後,對孩子造成的陰影,那一片未知的烏雲。

關於離婚後,自己是否能再次站起來,再次找到人生。

或,只是「離婚」兩個字,就令我們望而生畏!它代表一個不能多說(也沒人想多聽)的禁忌。奇怪,在二十一世紀,我們可以大聲談性別平權、同婚,「離婚」一詞卻仍是諱莫如深。

由於離婚是如此讓人難以接受,於是,結婚後的兩人即便已經分床睡,即便已經冷淡如冰,仍然得勉勉強強地繼續湊在一起,因為有太多太多的東西和對方是「拆不開」的。我們不是不願意談,而是我們有太多條件令對方無法接受,隨便動一步,輕輕一扯,對當時的我們來說,都會破成碎片,掉滿地了。

最後的「離婚衝刺」,我也花了至少五年的時間。五年前,我拿著當時我「蒐證」的東西,找了全台北至少六家律師事務所,播放給他們看,講我的故事給他們聽,重複地問律師一樣的問題:「我要如何搶到小孩?」

這個問題,又衍生出更多、更多的問題:孩子必須上法庭嗎?孩子必須選跟爸爸或媽媽嗎?問了好久,大部分的問題都沒有明確的答案,有答案的也都是悲觀的。該怎麼辦呢?我在經營公司的時候,可以掌握很多事情,清清楚楚的。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,心中如此徬徨,又如此孤單。

當我努力處理離婚的事,追求更好的人生,身邊沒有一個聲音,可以比我更堅定、更勇敢地告訴我:「是的,你的方向是對的!」

更沒有人告訴我,現在我所看到在離婚「怨偶」之間,上演的各種折磨人的八點檔劇情,等到離婚後,一切終會回歸正常,所有的狂風暴雨都會雨過天青。

甚至,當我一度認為所有的錯都在她,我是百分百的好人;到了離婚後,誰是好人,誰是壞人,誰是加害者,誰是受害者,也都改觀了。

我將看到,不只我在受苦,她也真的在受苦。我們兩人因為緣分,出現在同一個地方,也因為珍惜緣分而接受了對方成為一生的伴侶,沒想到,迎來的卻是十三年又八個月的噩夢。要到好一陣子之後,我們才會知道,這噩夢真的不是任何一方的錯。我們都是好人,只是不適合與對方結婚而已。

不一定要離婚,才能擁有一的力量

所以我想強調,這本書書名的「一」,不是要離婚。「一的力量」並不等於「離婚的力量」。

一的力量,是敢於在兩人的世界中,找到一個獨立的自己,不會被一場婚姻而變成籠裡的小鳥。牠可以飛出去,牠也可以飛回來,牠還可以照顧到其他的家人,當然,還包括當年曾經深愛的那個伴侶。

甚至,讀了這本書,有了力量,看清楚了婚姻的本質,或許,反而看到婚姻的好,開始珍惜現在的幸福,而願意回到婚姻中,再一次地給自己與對方機會。

兩個人在一起,應該要更有力量,但往往反而變得更懦弱、更無知、更被自我蒙蔽。我們必須檢視那個埋藏在最深處的問題,也就是婚姻這件事本質上的缺陷。

想想,如果可以勇悍一點,不在乎是否必須與另一個人一起,或者不一定要「那樣子」在一起,會不會就不至於這麼脆弱?會不會就更有「力量」?

當時的我還無法想這麼多,因為木已成舟,時光無法復返,我只能先處理我當下的婚姻噩夢,讓它趕快順利地結束。

那段婚姻的告終,讓我有了領悟。也就是這樣,更加深了我的決心,想要寫這麼一本書。

每一件離婚,都是非常偉大的工程。能一起經歷這一段的兩個人及孩子們,和雙方其他的家人、朋友們,都是偉大的人。

在過程中,難免會經歷撕裂般的痛苦。然而,如果是一個內心夠堅定與篤定、沒有游移的獨立個體,可以將痛苦轉化為「重新創造」的力量。

命理師是對的,四十二歲的我,的確發生了一場大劫。

但他說得不太對的地方是,經過大浩劫,我變成了「大幸運」。

如今我很慶幸,當年沒有視而不見、渾渾噩噩地,勉強維持那一段既錯誤又痛苦的婚姻,讓它再繼續打延長賽至我的五十歲、六十歲、七十歲,直至棺木闔上才來後悔。

好在我意志堅定地衝了出去,揭開了婚姻的真相,也看到了自己所擁有的人生潛能。祝福你,也能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力量,和它在一起,或許還在婚姻中,或許離婚,或許再婚……

找到了自己,快樂無比。

謹以此書獻給:提拔我的貴人;願意與我同住、並忍受我這個剛學會煮菜的單親爸爸的,我的兩個可愛孩子;以及,每天讀我的日記的「你」。

「1」的力量是什麼?什麼是「1」的力量

它是一本,想要幫助人的書。

很明確的,想要幫助「離婚」的人。

離婚前,離婚中,離婚後……。

寫下這一切,不是鼓勵人們拋棄婚姻、恢復單身
而是想要寫給陷在痛苦的婚姻中出不來,
或者走出來以後,因後續糾結而痛苦的你。

沒有到最苦,怎能聞到最香?
當婚姻走到幽暗深處,
無論離婚再怎麼痛、單親再怎麼苦,
明天還是有太陽。
因為回歸到一個人的生命本質,就是有力量。

又是一個不太幸福的真實婚姻故事,女主角一邊掉淚,一邊敘述著她永遠忘不了的那一天……

那一天,捷運象山站,她依約帶著三個孩子讓前夫探視。沒想到,前夫帶了兩車的親友過來,其中一車隱匿在後,沒讓她發現。

前夫的親友先抱起其中一個孩子,她尾隨喝止;這時候,另一車的親友竟偷偷地抄至後方,抱起了另外兩個孩子。

孩子們以為大人在跟他們玩,沒有哭鬧,也沒有抵抗。緊接著,所有大人和三個被抱著的孩子,統統都上了兩輛早已發動的車子,短短不到十秒鐘便揚長而去!

只剩下驚愕的她,一個人孤伶伶地站在原處。剛剛還在身邊的孩子們,現在一個也不見蹤影。

「難道只因為『作案者』是我的前夫和前夫的家人,就不能算是綁票嗎?」

急著找回孩子的她,透過法律程序做了好多事,但她的質疑,只換來相關人員這麼回答:

「媽咪,你十年後再回頭看看這件事,應該會有不同的想法。」

「有一天等孩子們長大,他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。」

什麼?還要等十年?還得等孩子長大?

哭光了淚水,這個單親媽媽做了一個不太一樣的決定──她報考了國內最高學府當屆的法律學分班。

每天下班後去上課,每天近午夜才回到家。靠著毅力,她一句一句地研究法條,一個晚上又一個晚上,深思不合理的法律死角。

她計畫好了,畢業後,她要努力地考上司法官。

現在的她,比以前更有自信、更明亮,而且更有力量。

關於婚姻的「斷、捨、離」

這個真實故事對你來說可能戲劇化了一點,也希望你的婚姻情節不至於落到這麼慘。

但,或許正是因為不至於這麼慘、不夠慘,所以,人往往也無法下決定。儘管嘴上嚷著要離婚、該離婚、必須離婚……卻仍然原地踏步。

當一個人遇到婚姻出狀況,面臨分開與否的兩難時,難免遲疑不決,腦子裡面裝滿了解決不了的問題,比如:

‧會有另一個人再愛我嗎?
‧要怎麼樣才能成功離婚,全身而退?
‧離婚,是對的嗎?
‧我無法離開我的孩子,怎麼辦?
‧從此我可能得一個人生活。等老了,是否就沒人陪我去醫院?
‧離婚的痛苦過程,怎麼撐過去?
‧我婚後就沒上班了……離婚後,怎麼賺錢生活?
‧孩子長大後,會愛我嗎?
‧我有罪惡感……離婚是不是很不對的事?
‧以前兩人這麼甜言蜜語,如今卻可能在法庭上憤恨相對,會不會很尷尬?
‧浪費了這麼多年的青春,怎麼辦?
‧長輩會好傷心,還有親友會以異樣眼光看我,怎麼辦?
‧離婚以後,別人會怎麼看我?
‧離了婚,我是不是就從此一個人老去?
‧離婚的人,在職場上容易受歧視嗎?
‧孩子的心裡會不會有陰影?
‧……

市面上有這麼多講親密關係的書,作者的背景有專業心理師、醫師、律師、法官等。而我這個搞網路的,懂的是矽谷的最新趨勢,在這個兩性領域,我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?

以我自己的經驗,與透過講座、演講、訪談等接觸的許多離婚男女實例,在這本書裡,我試著提出不一樣的方案,來解決專業人士所解決不了的婚姻問題。

我的婚姻是由兩個不同世界的好人不幸的結合。結婚第一年,我便遞出了離婚協議書,卻拖了近十四年才展開離婚程序;即便中途早早就先請了律師,也又拖了五年多才簽字,成為獨力扶養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。

在這段漫長的過程中,我深深感覺到身陷其中的孱弱,並且不希望有人再和我一樣,花五年、耗了快十四年,才學到我現在已經學到的──不是關於怎麼打贏官司、爭到小孩、減少扶養費或保護財產。

它是關於「斷、捨、離」。

從過來人的「婚姻故事」中,學習並感受

書中所舉的這些離婚故事的主角,有男有女,全都真實存在著,為了保護當事人,也都經過大幅改寫。寫出這些故事,都事先徵得當事人同意,他們甚至很樂於把自己的經驗分享出來,希望過來人走過的路,對於陷入類似困境的讀者們能有幫助。

這三年來,他們先後參加了我舉辦的二十幾場活動,由此開始,我對他們的故事進行了深入探討,注意到他們的共通點都是:離了婚,過得比以前更好,而且還在繼續奮勇打仗,愈來愈發光。

然而,他們也曾經歷過:陷在一段爛攤子婚姻、有名無實的親密關係中,以為身邊還有一個人,以為床上還有一份愛,以為自己還能為這個家再盡點什麼責任、做些什麼……卻是一再凌遲著自己的人生。

回到文章的一開始──如果當年我剛好就在捷運象山站、站在這位單親媽媽的身邊,看到她跪在地上,哭得聲嘶力竭……希望有機會輕輕地對她說一聲:「恭喜。」

藉由這本書,想讓各位了解的是,碰上了離婚或是被離婚,不是太倒楣,而是我們太幸運。

根據內政部二○一九年的資料,全台灣的「已經離婚者」只占了全人口的百分之七‧八左右,「還在婚姻中」的人口數則是離婚者的六倍以上。的確,離婚不會是一條多好走的路,甚至有的人走得坎坷。

之所以寫下這本書,也不是在鼓吹拋棄婚姻、恢復單身。更精確的解釋是:

本書是寫給那些在痛苦的婚姻中,走不出來;或者走出來以後,仍因為財務、感情、孩子探視、打不完的官司等後續的糾葛,而痛苦不堪的人。

不是關於怎麼得到。是關於怎麼「放下」。

不是教你翻盤。是教你重新創造,讓人生因過往走過的那一段歲月而更明亮。

此書的誕生,要歸功於寶瓶文化的朱亞君社長。

在我自美國史丹佛大學電機研究所畢業的隔年,即大膽接受我越洋投稿,二○○二年時,出版了台灣第一本集結十八位優秀台籍博士生的留學指導書。

當時,我還沒有認識前妻。沒想到人生幾經轉折,竟然從留學書、商管趨勢書,寫到這本《「1」的力量》

透過「Vision」系列,亞君發掘了多位素人作者,為這個社會帶進了眾多新視野。二十年來,亞君社長始終在第一線,親自導引新的作者,寫出新的「力量」,以帶給讀者更特別的文字體驗。

我只想說,能夠成為寶瓶的作者兼長期讀者,我實在很幸運。

這是一個意外。沒想到有一天,我會成為這樣一本書的作者。

二十八歲與前妻結婚。到了四十二歲,孩子放暑假前的一個星期,我與她搭同一輛計程車到戶政事務所,在雙方律師與各一位證人的見證下,當場簽下了先前談好的離婚協議書,各自離開現場,和平離婚。在這之前,我們結婚了十三年又八個月再七天,再加上一個早上──就是簽下離婚協議書的那個早上。

結婚前,前妻曾去算命,命理師說她和她「老公」(我與前妻同年同月生)在四十二歲那一年,會遇見「人生大劫」。當時,我和她還沒開始交往。

我們都以為,這一場大劫可能是生死之別:其中一個人生了病,或發生了意外。會是誰呢?是她?還是我?記得那時候,我們緊握對方的手,提醒對方以後要小心過馬路、記得每年做健康檢查、好好地互相照顧,手攜手,一起度過那「四十二歲之劫」,並且相約一起活到九十九歲,還有滿屋子的兒女、孫兒女、曾孫兒女……

現在我才知道那位命理師的意思是,那一場四十二歲的大劫,並非發生在我們其中一人身上,而是「同時降臨」在我們兩人的身上。而且,這一場大劫不是意外,也不是疾病。

造成大劫的「凶手」,正是當時那一對深愛對方、緊握對方的手,互相提醒要平安度過四十二歲的──我們自己。

離婚是一生中,最辛苦的劫難之一

剛開始在社會上工作時,曾遇見一位大哥毫不避嫌地告訴我,他和他現任太太都是第二次結婚,雙方各自帶兩個前段婚姻生下的孩子,一家六口住在一起。當時還沒結婚的我,聽了之後,大為驚駭。

「我的人生絕對不會變成那樣!」我在心裡吶喊。

從小看我爸媽幸福美滿,我「立志」結婚,也深信自己會是好男人、好丈夫、好爸爸、好女婿。所以,當時我聽了那位大哥的故事,內心理所當然地升起一股絕對的信心,我絕對不可能走到像那位大哥的那般田地。

「我絕對不可能離婚!」

那時候,事業剛起步的我,也很開心自己在事業、愛情兩得意,即將和所愛的女孩步入禮堂。當時,我寫了一本書向她求婚,詠嘆人世間緣分的美好。然後開心地準備了一場十月婚禮,安排親友桌數、準備婚禮活動、印了喜帖、拍了婚紗、訂了喜餅,我們的家人與好友也從世界各地飛到台北。人生沒有比婚禮當天更美麗的了。

沒想到,短短一年後,在某一個爭吵過後的夜晚,我就上網搜尋了「如何離婚」;一小時後,我已列印了「離婚協議書」一式三份,交到了當時的新婚太太手上。至於那晚我們究竟吵了什麼、用什麼方式吵、吵到何種程度,現在已經全忘了。只記得,那肯定是讓我非常驚駭的事。我只記得當時判斷,這段婚姻再走下去,恐怕只會愈來愈糟,所以趁情況還沒太嚴重時,趕快離婚。

不過,隔天早上,一度領悟所有一切的我,又把這些領悟全都忘光光了。離婚的事,也在淚水過後,擱著了。

想想,如果當時真的離了婚,人生就會完全不一樣。

至於為何不敢離婚?因為,離婚實在「太可怕」。

因為「太可怕」,所以我們一拖就是十三年。

想想,有多少夫妻是這樣子「拖掉一生」的?有些夫妻拖了大半輩子,等到一方因為長期在婚內抑鬱而罹癌病逝,另一方則竊喜解脫。

我家住在河邊、離山不遠的科技園區。我經常望著窗外:有時,鳥兒站上窗台,叫了幾聲,另一隻鳥兒就會飛過來,站在牠旁邊。看起來,牠們似乎很開心找到了對方,然後,兩隻鳥一起拍翅飛走。看著看著,我悵然不已──

生為鳥,似乎比生為人還快樂!在婚姻最痛苦的時刻,我想,至少鳥兒可以飛得高高的,不被關在一個叫「家」的地方,也不會從高樓摔落而死。而我,哪天想不開,說不定就掉下去了。我終於知道什麼是比噩夢更恐怖的事,那就是──「逃不出去的噩夢」。對當時的我來說,那個噩夢有個名字,叫做「婚姻」。

每天搭車子返家的路上,總會經過一座高架橋,橋邊有一些窗子,雖然窗簾緊緊拉上,仍滲透出暖黃的燈光。一棟大樓就有好幾十扇這樣的窗。我會仰頭看著這些窗,悲愴地想:「為什麼他們都有『家』,我沒有?」

奇怪,我明明就有家啊。這輛車不就正以時速八十公里,載著我接近一個叫做「家」的地方嗎?但為什麼我卻微微地害怕著它。到底在害怕什麼,說不上來。或許,是一對已經形同陌路的夫妻之間,比冰點還低的冷漠。或許,是預知了離婚過程將是全世界最恐怖的雲霄飛車,將在一秒內把我拉進谷底。最後我發現,讓我最害怕的其實是當我抵達家門,掏出鑰匙之後,不知道今晚那一扇門後,有什麼在等著我。

現在回想起來,那些等著我的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不過就是一個必定走上離婚一途、正在「聽牌」的準備破碎的家庭。兩個孩子在裡頭嬉戲,女主人在做菜,我一回家就極力扮演好爸爸、好老公。然後,下一分鐘,一件小小的事,又再次引爆我們彼此之間的恩恩怨怨,空氣瞬間燃燒到頂點、或寒酷到冰點。「來啊,來離婚啊!」這種惡辣辣的叫囂不斷出現在我們的對話中。兩個曾經誓言地久天長的人生伴侶,在那一刻,卻都視對方為彼此人生中最邪惡、最狡猾、最過分的敵人,兼最狠的仇人,再兼從來沒在任何電影中看過的、史上最惡劣的「壞人」!

當時的我既無奈又無力,於是,我又動筆了。就在前妻帶孩子離家出走的某個中秋連假,短短三天內,我幾乎不吃不睡地埋頭寫完一部八萬字的長篇小說;隔一年,再寫了一本長達二十萬字、共五十篇的小說集。我不管這些小說和結婚前的那本求婚之書,擺在一起是多麼荒謬、可笑。我甚至不管這些作品會不會毀了我那所謂成功、正面的商業作家「形象」。當時,我實在被一場失敗的婚姻給折磨得哪裡也去不了,只能將憤怒發洩在文字裡。

現在回想,那時候的我,也真的是瘋了。畢竟,一隻鳥兒被關在一個叫做婚姻的籠裡,每天對牠施以各種不愉快,讓牠看到外面的天空,卻將牠關著出不去,牠肯定會瘋的。雖然從頭到尾,並沒有任何籠子,大門明明就在那裡,行李箱家裡就有,打包只需要三十分鐘,外頭有很多地方可以暫居。並且說真的,我沒有遭到真正的身體上的酷刑。

對外,我可以經營大公司、接手大客戶、做大專案。但,面對「婚變」,我竟然比一隻籠中鳥還無力!

無力的是──這個家,要怎麼不見?這些東西,要怎麼搬?最重要的是,孩子。終於體會為何人家說孩子就像身上的一塊「肉」,因為一想到離婚將造成我再也無法每天見到自己的孩子,單單只是想像,就如同是割肉之痛了!再想到,孩子可能因為父母離婚,而在心中留下深深的傷口、一輩子的疤痕,我真的只想搥頭大哭。不,我不許,我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的孩子身上。

離婚的過程,太多禁忌

所以,離婚中的人,心中實在有太多太多的恐懼──關於離婚。

關於離婚後,對孩子造成的陰影,那一片未知的烏雲。

關於離婚後,自己是否能再次站起來,再次找到人生。

或,只是「離婚」兩個字,就令我們望而生畏!它代表一個不能多說(也沒人想多聽)的禁忌。奇怪,在二十一世紀,我們可以大聲談性別平權、同婚,「離婚」一詞卻仍是諱莫如深。

由於離婚是如此讓人難以接受,於是,結婚後的兩人即便已經分床睡,即便已經冷淡如冰,仍然得勉勉強強地繼續湊在一起,因為有太多太多的東西和對方是「拆不開」的。我們不是不願意談,而是我們有太多條件令對方無法接受,隨便動一步,輕輕一扯,對當時的我們來說,都會破成碎片,掉滿地了。

最後的「離婚衝刺」,我也花了至少五年的時間。五年前,我拿著當時我「蒐證」的東西,找了全台北至少六家律師事務所,播放給他們看,講我的故事給他們聽,重複地問律師一樣的問題:「我要如何搶到小孩?」

這個問題,又衍生出更多、更多的問題:孩子必須上法庭嗎?孩子必須選跟爸爸或媽媽嗎?問了好久,大部分的問題都沒有明確的答案,有答案的也都是悲觀的。該怎麼辦呢?我在經營公司的時候,可以掌握很多事情,清清楚楚的。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,心中如此徬徨,又如此孤單。

當我努力處理離婚的事,追求更好的人生,身邊沒有一個聲音,可以比我更堅定、更勇敢地告訴我:「是的,你的方向是對的!」

更沒有人告訴我,現在我所看到在離婚「怨偶」之間,上演的各種折磨人的八點檔劇情,等到離婚後,一切終會回歸正常,所有的狂風暴雨都會雨過天青。

甚至,當我一度認為所有的錯都在她,我是百分百的好人;到了離婚後,誰是好人,誰是壞人,誰是加害者,誰是受害者,也都改觀了。

我將看到,不只我在受苦,她也真的在受苦。我們兩人因為緣分,出現在同一個地方,也因為珍惜緣分而接受了對方成為一生的伴侶,沒想到,迎來的卻是十三年又八個月的噩夢。要到好一陣子之後,我們才會知道,這噩夢真的不是任何一方的錯。我們都是好人,只是不適合與對方結婚而已。

不一定要離婚,才能擁有一的力量

所以我想強調,這本書書名的「一」,不是要離婚。「一的力量」並不等於「離婚的力量」。

一的力量,是敢於在兩人的世界中,找到一個獨立的自己,不會被一場婚姻而變成籠裡的小鳥。牠可以飛出去,牠也可以飛回來,牠還可以照顧到其他的家人,當然,還包括當年曾經深愛的那個伴侶。

甚至,讀了這本書,有了力量,看清楚了婚姻的本質,或許,反而看到婚姻的好,開始珍惜現在的幸福,而願意回到婚姻中,再一次地給自己與對方機會。

兩個人在一起,應該要更有力量,但往往反而變得更懦弱、更無知、更被自我蒙蔽。我們必須檢視那個埋藏在最深處的問題,也就是婚姻這件事本質上的缺陷。

想想,如果可以勇悍一點,不在乎是否必須與另一個人一起,或者不一定要「那樣子」在一起,會不會就不至於這麼脆弱?會不會就更有「力量」?

當時的我還無法想這麼多,因為木已成舟,時光無法復返,我只能先處理我當下的婚姻噩夢,讓它趕快順利地結束。

那段婚姻的告終,讓我有了領悟。也就是這樣,更加深了我的決心,想要寫這麼一本書。

每一件離婚,都是非常偉大的工程。能一起經歷這一段的兩個人及孩子們,和雙方其他的家人、朋友們,都是偉大的人。

在過程中,難免會經歷撕裂般的痛苦。然而,如果是一個內心夠堅定與篤定、沒有游移的獨立個體,可以將痛苦轉化為「重新創造」的力量。

命理師是對的,四十二歲的我,的確發生了一場大劫。

但他說得不太對的地方是,經過大浩劫,我變成了「大幸運」。

如今我很慶幸,當年沒有視而不見、渾渾噩噩地,勉強維持那一段既錯誤又痛苦的婚姻,讓它再繼續打延長賽至我的五十歲、六十歲、七十歲,直至棺木闔上才來後悔。

好在我意志堅定地衝了出去,揭開了婚姻的真相,也看到了自己所擁有的人生潛能。祝福你,也能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力量,和它在一起,或許還在婚姻中,或許離婚,或許再婚……

找到了自己,快樂無比。

謹以此書獻給:提拔我的貴人;願意與我同住、並忍受我這個剛學會煮菜的單親爸爸的,我的兩個可愛孩子;以及,每天讀我的日記的「你」。

「1」的力量是什麼?什麼是「1」的力量?

它是一本,想要幫助人的書。

很明確的,想要幫助「離婚」的人。

離婚前,離婚中,離婚後……。

寫下這一切,不是鼓勵人們拋棄婚姻、恢復單身
而是想要寫給陷在痛苦的婚姻中出不來,
或者走出來以後,因後續糾結而痛苦的你。

沒有到最苦,怎能聞到最香?
當婚姻走到幽暗深處,
無論離婚再怎麼痛、單親再怎麼苦,
明天還是有太陽。
因為回歸到一個人的生命本質,就是有力量。

又是一個不太幸福的真實婚姻故事,女主角一邊掉淚,一邊敘述著她永遠忘不了的那一天……

那一天,捷運象山站,她依約帶著三個孩子讓前夫探視。沒想到,前夫帶了兩車的親友過來,其中一車隱匿在後,沒讓她發現。

前夫的親友先抱起其中一個孩子,她尾隨喝止;這時候,另一車的親友竟偷偷地抄至後方,抱起了另外兩個孩子。

孩子們以為大人在跟他們玩,沒有哭鬧,也沒有抵抗。緊接著,所有大人和三個被抱著的孩子,統統都上了兩輛早已發動的車子,短短不到十秒鐘便揚長而去!

只剩下驚愕的她,一個人孤伶伶地站在原處。剛剛還在身邊的孩子們,現在一個也不見蹤影。

「難道只因為『作案者』是我的前夫和前夫的家人,就不能算是綁票嗎?」

急著找回孩子的她,透過法律程序做了好多事,但她的質疑,只換來相關人員這麼回答:

「媽咪,你十年後再回頭看看這件事,應該會有不同的想法。」

「有一天等孩子們長大,他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。」

什麼?還要等十年?還得等孩子長大?

哭光了淚水,這個單親媽媽做了一個不太一樣的決定──她報考了國內最高學府當屆的法律學分班。

每天下班後去上課,每天近午夜才回到家。靠著毅力,她一句一句地研究法條,一個晚上又一個晚上,深思不合理的法律死角。

她計畫好了,畢業後,她要努力地考上司法官。

現在的她,比以前更有自信、更明亮,而且更有力量。

關於婚姻的「斷、捨、離」

這個真實故事對你來說可能戲劇化了一點,也希望你的婚姻情節不至於落到這麼慘。

但,或許正是因為不至於這麼慘、不夠慘,所以,人往往也無法下決定。儘管嘴上嚷著要離婚、該離婚、必須離婚……卻仍然原地踏步。

當一個人遇到婚姻出狀況,面臨分開與否的兩難時,難免遲疑不決,腦子裡面裝滿了解決不了的問題,比如:

‧會有另一個人再愛我嗎?
‧要怎麼樣才能成功離婚,全身而退?
‧離婚,是對的嗎?
‧我無法離開我的孩子,怎麼辦?
‧從此我可能得一個人生活。等老了,是否就沒人陪我去醫院?
‧離婚的痛苦過程,怎麼撐過去?
‧我婚後就沒上班了……離婚後,怎麼賺錢生活?
‧孩子長大後,會愛我嗎?
‧我有罪惡感……離婚是不是很不對的事?
‧以前兩人這麼甜言蜜語,如今卻可能在法庭上憤恨相對,會不會很尷尬?
‧浪費了這麼多年的青春,怎麼辦?
‧長輩會好傷心,還有親友會以異樣眼光看我,怎麼辦?
‧離婚以後,別人會怎麼看我?
‧離了婚,我是不是就從此一個人老去?
‧離婚的人,在職場上容易受歧視嗎?
‧孩子的心裡會不會有陰影?
‧……

市面上有這麼多講親密關係的書,作者的背景有專業心理師、醫師、律師、法官等。而我這個搞網路的,懂的是矽谷的最新趨勢,在這個兩性領域,我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?

以我自己的經驗,與透過講座、演講、訪談等接觸的許多離婚男女實例,在這本書裡,我試著提出不一樣的方案,來解決專業人士所解決不了的婚姻問題。

我的婚姻是由兩個不同世界的好人不幸的結合。結婚第一年,我便遞出了離婚協議書,卻拖了近十四年才展開離婚程序;即便中途早早就先請了律師,也又拖了五年多才簽字,成為獨力扶養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。

在這段漫長的過程中,我深深感覺到身陷其中的孱弱,並且不希望有人再和我一樣,花五年、耗了快十四年,才學到我現在已經學到的──不是關於怎麼打贏官司、爭到小孩、減少扶養費或保護財產。

它是關於「斷、捨、離」。

從過來人的「婚姻故事」中,學習並感受

書中所舉的這些離婚故事的主角,有男有女,全都真實存在著,為了保護當事人,也都經過大幅改寫。寫出這些故事,都事先徵得當事人同意,他們甚至很樂於把自己的經驗分享出來,希望過來人走過的路,對於陷入類似困境的讀者們能有幫助。

這三年來,他們先後參加了我舉辦的二十幾場活動,由此開始,我對他們的故事進行了深入探討,注意到他們的共通點都是:離了婚,過得比以前更好,而且還在繼續奮勇打仗,愈來愈發光。

然而,他們也曾經歷過:陷在一段爛攤子婚姻、有名無實的親密關係中,以為身邊還有一個人,以為床上還有一份愛,以為自己還能為這個家再盡點什麼責任、做些什麼……卻是一再凌遲著自己的人生。

回到文章的一開始──如果當年我剛好就在捷運象山站、站在這位單親媽媽的身邊,看到她跪在地上,哭得聲嘶力竭……希望有機會輕輕地對她說一聲:「恭喜。」

藉由這本書,想讓各位了解的是,碰上了離婚或是被離婚,不是太倒楣,而是我們太幸運。

根據內政部二○一九年的資料,全台灣的「已經離婚者」只占了全人口的百分之七‧八左右,「還在婚姻中」的人口數則是離婚者的六倍以上。的確,離婚不會是一條多好走的路,甚至有的人走得坎坷。

之所以寫下這本書,也不是在鼓吹拋棄婚姻、恢復單身。更精確的解釋是:

本書是寫給那些在痛苦的婚姻中,走不出來;或者走出來以後,仍因為財務、感情、孩子探視、打不完的官司等後續的糾葛,而痛苦不堪的人。

不是關於怎麼得到。是關於怎麼「放下」。

不是教你翻盤。是教你重新創造,讓人生因過往走過的那一段歲月而更明亮。

此書的誕生,要歸功於寶瓶文化的朱亞君社長。

在我自美國史丹佛大學電機研究所畢業的隔年,即大膽接受我越洋投稿,二○○二年時,出版了台灣第一本集結十八位優秀台籍博士生的留學指導書。

當時,我還沒有認識前妻。沒想到人生幾經轉折,竟然從留學書、商管趨勢書,寫到這本《「1」的力量》。

透過「Vision」系列,亞君發掘了多位素人作者,為這個社會帶進了眾多新視野。二十年來,亞君社長始終在第一線,親自導引新的作者,寫出新的「力量」,以帶給讀者更特別的文字體驗。

我只想說,能夠成為寶瓶的作者兼長期讀者,我實在很幸運。

Mr. 6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